这其中主要涉及到两个工作,一是政府和市场边界的明确界定,区分哪些债务有明显的公益和准公益特征,且没有足够现金流偿还债务利息的债务;哪些债务不属于此列。二是政府债务置换前一种类型的债务并为今后的公益和准公益类项目投资的融资负责,不能再让商业金融机构为公益和准公益类且缺乏现金流支持的建设项目融资;后一种类型的债务交给市场,破产机制不能缺位。

文章基于世界经济发展史的大背景、中国经济发展站上新历史方位的高度,着重阐述了资本市场建设与大国经济崛起、资本市场建设与经济转型升级、资本市场建设与深化改革等关系后,热情洋溢地指出,“中国经济发展已站上新的历史方位,中国资本市场也迎来新的历史机遇,步入深化改革发展的新阶段。顶层设计已明确‘建设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的方向,纲举目张,一系列改革措施正揭开中国资本市场的新篇章”。